整理文件看到診斷證明書,病名欄寫著:「心房撲動,二尖瓣脫垂」,加上前陣子陸續又有網友提及心律不整的問題,這讓我又興起繼續寫心悸錄的念頭。

 

知道自己有心律不整,醫師建議以心導管電燒手術根治後,我不停地在網路上搜尋關於「心律不整」的資訊(不少網友應該就是因為這層關係進來我部落格的),包括心律不整的種類(心房撲動、心室顫動等)、治療的方法、有哪些權威醫師、手術如何進行等等,做足了功課。

這期間我每天吃藥控制病情,即便回診時醫師說吃藥不是解決之道,因為我還年輕,不建議吃一輩子,何況不一定有效!

過了半年我開始懷疑是否真的罹患這個病?接著便斷藥鬆懈下來。於是乎,首次發作是在95年,然後是96年,再然後是97年,相當規律地來報到,我也很規律地每次都被送到急診。

發作時心律是每分鐘150至210下,徵狀為呼吸急促、暈眩、胸悶、輕飄飄、麻痺等。更巧的是,統統選在年底的某星期五中午後發作。

之所以記得如此清楚是因為大概從96年起,我就開始記錄不舒服的狀況,包括時間、徵狀、心律、時段、發作前在做什麼事、接受過哪些治療等等。這是一個很基本很重要的功課(★)

 

直到96年第二次發作,我才死心地接受罹患「心律不整」的事實。

由於之前做過功課,知道心律不整的根治方法→心導管電燒手術在國內已相當進步並且普遍,心裏頭幾乎沒什麼掙扎就決定直接在工作地的區域性大醫院接受手術。

整個手術過程只有90分鐘,除了剛開始放導管要扎針比較痛讓我有印象外,沒有其他值得一講。當然,最重要的還是手術結果:「很順利,但是沒找到原因,建議再繼續吃藥觀察。」

這樣的說法實在讓我很難接受,先不說手術前我做足了多少功課及心理準備,單就醫療技術而言,這不是一個很普通的手術嗎?藥也吃了,手術也接受了,為何還是這樣的結果?

很遺憾的,被我視為畏途的無止盡的吃藥又繼續了,我也展開漫長的尋找新醫院及醫師的辛苦路。

 

 註:本人已於99年4月在台北榮總接受心導管電燒手術,相當成功,至今未復發過。

承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